首页 > 行业聚焦 > 触目惊心!中国字画市场乱象曝光 仿冒字画卖出天价

触目惊心!中国字画市场乱象曝光 仿冒字画卖出天价

时间: 2018-01-23 来源:信达艺品艺术商城

央视网消息:近些年随着中国字画收藏市场的火爆,中国近现代名人的字画身价也是水涨船高,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,制假贩假、鱼目混珠的现象也沉渣泛起。前不久,贵州遵义警方在公安部指挥下,侦破了一起特大制贩假冒名家书画作品的案件,随着案件的侦办,字画市场触目惊心的乱象也被全景式揭开。

       去年年初,公安机关接到举报线索称,市场上出现大量仿冒范曾等当代书画名家的作品,并流入拍卖市场。公安部对此高度重视并展开侦查,一个以张某为首的犯罪团伙由此浮出水面。公安部指定贵州省遵义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侦办此案。

       2017年6月初,专案组指挥部派出工作组赴北京、天津开展查证工作。民警从张某位于天津的两套房子里以及其在北京的字画店内,分别搜出大量仿冒的范曾书画作品、半成品、印章和范曾专用宣纸、毛笔、纸墨等。而在张某被抓捕的同时,长期向张某购买假画的姜某等人也被抓获。

视频截图

       循线追踪 牵出链条式造假网络

       据张某交代,2016年11月至2017年4月,姜某以每平尺6000元至8000元的价格,从他手中购买了两批未落范曾款印的假画,而没有落款的字画是没有市场价值的。对于这些画的去向,买主姜某称,是一个叫郑某的朋友订购的。专案组通过调查发现,郑某是书法造假行业内的“高手”。业内的许多人都知道,郑某的字配上张某的画,仿真程度足以能迷惑画家本人。

犯罪嫌疑人 郑某

       随后,郑某在北京落网,并交代经他提款的21幅字画作品,送给了一个姓李的商人朋友,这位商人曾经付给他一千多万元,拿走了他模仿的两百多幅范曾的书画作品。

       为了报答商人李某这位大客户,郑某还把另一个制贩名人字画的“高手”汪某介绍给了李某,李某以100万元的价格,从汪某手中买走了10幅仿冒的黄永玉字画。在汪某的家中,专案组搜出了署名徐悲鸿、齐白石等名家书画作品74幅,后经辨认,41幅是汪某仿冒的。同时,专案组还查扣了伪造的徐悲鸿、齐白石、李可染、吴冠中等22位名家的印章69枚。据汪某交代,他在国外也有一个仿造假画的画室,平时只有在中国有拍卖会时才回国。

视频截图

       拍卖行背书 仿冒字画卖出天价

       调查发现,以贩卖假画为生的商人,买走假画后,有的转手卖给了不想花高价买真迹送礼的人,有的则经过精心包装,摇身一变成为所谓的“真迹”,混进各大拍卖行,还卖出了天价。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,拍卖行已经成了贩假的主要渠道。

       一幅山水画,2013年在北京的一场拍卖会上卖出了5000多万元的天价,而汪某到案后交代,这幅画是他1992年仿制的。那么这样一幅仿冒的作品、是怎么经过层层包装,混入高档艺术品市场的呢?

       汪某说,上世纪90年代,他就开始向全国各地的大书画商出售仿制的名家作品。2000年前后,随着拍卖行在中国快速兴盛,拍卖行开始成了假字画洗白身份的一个重要渠道。汪某会根据中间商能力的大小约定不同的分成比例,对于能将作品卖出高价的曹某某、周某等人,汪某通常会分给他们成交款的40%--50%作为酬劳。据汪某交代,他伪造的一幅李可染的名作,2016年曾经拍出了1300多万的高价。

       汪某自称:“我画这张画,画了一个星期,哎呀这画画得特别差,我呢就拿剪子把画得不好的地方,拿剪子给剪下来。这张画就是这么大的,这边缺一块,缺一块我还是不舍得扔了,贪财啊,我就给了一个朋友,他就卖给(字画商)杨先生卖了30万块钱,我得了15万。杨先生又找高人把那个瀑布补上了。后来卖了1330万。”

       同样是汪某伪造的李可染作品,2013年,一幅山水画在北京拍出了5000多万元的天价,汪某到案后交代,这幅画是他1992年仿制的。据汪某说,为了仿得更逼真,他专门请人对画进行了装裱。

       汪某:“因为你画的画是1977年的(作品),我是1992年画的。那么这1977年到1992年之间,这个时光隧道,怎么把它填平呢?就是(靠)裱画。”

       2009年,汪某让他的朋友叶某某拿着这幅画,找到了李可染的家属,骗取了相关的鉴定证书。随后,汪某将这幅假画及鉴定证书交给一个商人送拍。两天后,该商人向汪某反馈准备以1100万元的价格出售,汪某分得500万元。而这幅画,经过层层转手后,2013年拍出了5232万元的天价。

       犯罪嫌疑人供述,仿造的字画之所以能卖出高价,很多时候是因为拍卖行用信誉在为它背书,一些买家潜意识认为大的拍卖行不会卖假字画,然而事实上,由于《拍卖法》中,对拍卖行拍品的真伪有免责条款,许多拍卖行也会真假掺着卖。这当中,有些是因为仿制的字画水平非常高,拍卖行难以辨识,还有的则是知假卖假。

       北京某拍卖公司负责人张某自述:“还是利润太高了。哪怕卖出去几千块、几万块,都是纯利润。”

       可以说,张某、郑某、汪某等人的发家史,折射的就是近三十年中国字画造假市场的进化史,造假手段多样化、拍卖行监管缺失、造假贩假泛滥,这起案件集中暴露的乱象,给中国的字画市场敲响了警钟。而在字画造假背后,是否有行贿受贿事实存在、拍卖行的资金往来账目该如何监管,都需要加强财务调查和法律监督。

分享到:
共执行 343 个查询,用时 0.127945 秒,在线 23 人,Gzip 已禁用,占用内存 4.635 MB